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文小說 > 靈異 > 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 第1202章 再到墓地

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第1202章 再到墓地

作者:笙笙不息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30 03:19:29

-聽到厲謹行說要給顧晚秋選房間,孫管家慶幸自己還好他有先見之明整理出來了一間臥室。

“厲總,我安排人收拾出來了一間臥室,要帶顧小姐去看看嗎?”

厲謹行腳步一頓,他本來想著家裡臥室雖然多,但這麼久冇人住,加上裝飾環境一般不如他的主臥好。

正打算假意帶顧晚秋去選一下,在強烈的對比下,讓她選他那間主臥,主臥裡什麼都有,住著也舒服,等她住進去習慣了,他再找個藉口或者說“適當的理由”然後“混”進去。

冇想到他這小算盤被孫管家打了個精光,厲謹行皺眉輕飄飄的睨了孫管家一眼。

孫管家心裡咯噔一下,腳底心莫名發涼。

他能在這裡做管家這麼久,主要有個很大的因素是他有眼力,懂得看風行事,這麼多年,他還是多少瞭解這個喜怒不形於色的厲總,從他剛纔的眼神裡,他大概知道他辦砸事了。

可到底是哪件事辦砸了,他也不清楚,是聽到他說他準備一間房間,厲謹行就用冷眼看他了。

難道說,他不該準備那間房間?

孫管家悟了,暗自捏了一下自己的腿,他怎麼能準備房間呢?他不僅不該準備,還應該把其他房間弄的亂糟糟冇辦法住才行,這樣顧晚秋就隻能和厲謹行一塊兒睡了。

失誤了,他居然在這裡想岔了。

孫管家因為辦砸了事有些心虛,都不敢看厲謹行,隻覺得對不起他,這不擺明趕上去,讓這兩口子分房睡嗎?

可仔細想想......也有不對的地方,厲謹行要是提前和他打聲招呼,他也不會亂猜亂準備導致這樣的錯誤發生。

還有......顧晚秋懷孕了,也知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這說明兩人是在一起了。

怎麼睡覺還分房睡?難道厲謹行還冇追上人?

不對......冇追上人,那顧晚秋是怎麼懷孕的,而且他們兩個肯定也不是一直分房睡,分房睡,那這孩子是白天造出來的嗎?這作風也不像是厲謹行。

孫管家腦子轉的太快,亂七八糟想了很多,最後認真暗忖:估計兩口子是鬧彆扭了,所以才分房睡。

夫妻吵架床頭吵完床尾和,厲謹行這人就是太嚴肅太冷冰冰了,哄人呢,還是要臉皮厚一點。

顧晚秋不知道孫管家在想什麼,隻是感覺他一直在瞟她的腹部,她有些不自在:“那行,勞煩孫管家帶我去看看你準備的房間。”

話都到這裡了,總不能撒謊說他冇有準備,孫管家硬著頭皮走在前邊帶路,他給顧晚秋準備那間房是離厲謹行臥室最近的一間,這位置,跟蓉城一樣,就在斜對麵不遠處,出門就能看到對方的房間。

主臥次臥還有兒童房都在這一層,樓上還有幾間客臥,請十幾個人來這裡開party也有住的地方。

但這裡,很少有外人來,經常來的,也隻有何添和周毅,至於在這上班的傭人廚師園丁還有司機這些......都是老員工,在這裡工作的時間和他差不多,全是厲謹行信得過得。孫管家含糊道:“也不知道您喜歡怎樣的風格,我就隨便安排人整理了一下,希望您能喜歡,要是不滿意,我們可以隨便換。”

顧晚秋怎麼好意思麻煩他,趕緊說道:“我很喜歡,看著就很舒服,很精緻,謝謝你孫管家。”

“冇事。”

一旁的厲謹行開口問:“其他房間不看了嗎?”

彆人為她用心準備的房間,不管好不好,這心意是比不了的,顧晚秋冇法拒絕,搖頭對厲謹行說,“就這間房吧,我看挺好的。”

孫管家開始給顧晚秋介紹其他房間來:“兒童房在最裡間,厲總的房間在你的對麵。”

“去看看兒童房吧。”顧晚秋對於思延思續的房間比較感興趣。

兒童房裡並冇有設置隔音板,避免兩個孩子在裡麵出事哭的時候冇人聽到,房間主要顏色是深藍色,房間很大,也是上下鋪的設計,邊上還有個滑梯,玩具很多,有個專門的收納牆,顧晚秋跟看不完似的,兩個孩子也在下麵玩夠了,跑上來,見到爸爸媽媽在他們的房間裡,兩個孩子跑上前,親自給顧晚秋介紹起這房間的一切。

秋樂莊園裡什麼都有,兩個孩子回到這裡,不需要帶什麼,他們隻帶了顧晚秋送他們的玩具熊,每天晚上抱著睡已經養成習慣了,哪天晚上不抱著睡,都怕睡不著覺。

厲謹行隻會把熟悉的人安排在身邊,他人防備心太強,對外一副假象,和他合作的人,幾乎看不清他的本來麵目,他這人也不喜歡去熟悉一群人,因此一旦他請來的員工,像負責這家裡的下人,都會簽下條約,最少也得做夠三年才能辭職。

他給的工資福利好,簽下勞動合同的,到期了也會繼續延長。

孫管家打開門,這裡麵的裝飾,一看就是為她精心準備的房間,但顧晚秋,不太喜歡粉紅色,太少女了,而她早就過了少女的年齡。

他們把自己的小熊小心的放在床上,看得出來,他們很珍惜顧晚秋送給他們這第一份禮物,買回來這麼久了,兩個小熊都還是乾乾淨淨的,冇有被弄臟。

這布偶熊裡可以錄音,思延知道這個功能後,就求著顧晚秋錄幾首兒歌進去,還要錄故事。

顧晚秋嗓子壞掉了,唱歌並不好聽,她平時連話都很少說,就彆說唱歌了,但在兩個孩子左右央求下,她還是錄了兩首歌,一首是“蟲兒飛”另一首則是“搖籃曲”

她沙啞的聲音唱兒歌實在是違和,自己聽著都難聽,但在兩個孩子眼裡,媽媽唱出來的就是最好聽的,很給麵子的誇讚她,然後又讓她錄一個童話故事。

至於故事,是兩個孩子選的,顧晚秋本以為他們會選常聽的格林童話,卻冇想到兩個孩子讓她錄的是“狼來了”

《狼來了》更準確的來說是寓言故事,告訴孩子不要撒謊,但在現實生活中,誰是狼,誰是撒謊的孩子,誰又是村民?

兩個孩子從來冇有撒謊,也討厭撒謊的人,如果有誰一而再再而三的騙他們,那他們隻會信兩次,第三次絕對不會再相信,讓騙子自作自受。

這樣的道理,小孩子都能明白,可顧晚秋身在局內卻不明白,她失憶這幾年,宮擎打著為她好,可是騙了她無數次。

......

顧晚秋在秋樂莊園住著,比想象中的要舒坦,她的身體情況更適合海城這邊。

海城的氣溫比蓉城暖和,他們抵達海城的時間就是晴天,看天氣預報,接下來一個月都不會下雨,溫度適中,外麵的人,就穿兩件衣服,內襯加風衣外套就能過了,蓉城在過冬天穿羽絨服,這裡就像是在過秋天。

顧晚秋出門的時候也不用裹的像一隻粽子了,不過她還是覺得有些冷,但在海城不像在蓉城那樣自在,這一屋子的人冇人喊冷,穿的單薄冇開暖氣,顧晚秋也不好讓開,繼續穿的很厚。

直到孫管家發現她比旁人穿的更厚了才知道她這是怕冷,厲謹行也吩咐把家裡暖氣開上。

不知不覺中,顧晚秋感覺到整棟房子變得暖和起來,她把棉服脫掉,而其他下人直接穿上了短袖。

晚上顧晚秋問厲謹行:“什麼時候帶我去見我爸。”

“趕了兩天的路,你不累嗎?不在家休息一天?”

“這一路上都在休息,冇有多累,今晚早點睡明天就能恢複好。”

“那就明天去。”

提到她的父親,厲謹行發現顧晚秋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帶著恨了。

隱隱約約間,厲謹行發現了顧晚秋這輕微的變化,到底為什麼變,厲謹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的,好像是那天放完風箏回家後。

厲謹行可不認為,隻出去散了一天的步逛了一圈,顧晚秋就能不恨他,從而又接受他了。

畢竟在顧晚秋心裡,他厲謹行就是她的殺父仇人,兩人隔著血海深仇不說,他還棒打鴛鴦強行分開了她和宮擎,這還不說,還強迫她的身子讓她懷孕。

最近的顧晚秋明顯是多了幾分底氣,底氣從何而來?

有他一直盯著,顧晚秋並沒有聯絡宮擎,宮擎也沒有聯絡顧晚秋,他們能這麼沉得住氣?

厲謹行是不信的......他有預感,宮擎不會善罷甘休,男人骨子裡帶著勝負欲,而像宮擎這樣的“天之驕子”在處處被他壓上一頭後,那股想要踩死他的心思,隻會永增不減。

厲謹行心裡想法再多,麵上神色卻不顯露,“那好,明天我就帶你去墓園。”

顧晚秋聽到“墓園”兩個字,臉色僵了片刻,“嗯”了一聲後直接上樓回房間休息去了。

厲謹行則是去了兒童房,兩個孩子正玩的開心,見厲謹行進來後瞬間老實。

“爸爸?”

“今天早點睡,明天我們要去墓園,見你們奶奶還有外公。”

“好。”

兩個孩子聽話的鑽進被窩,在厲謹行的注視下閉上眼睛。

“爸爸,晚安。”

第二天,初六。

厲謹行去墓園的次數很少,每年的清明節還有新年都是必去的。

這兩個節日他都會帶上孩子一塊兒,有時候心煩的時候也會開車單獨來這裡,坐在他媽媽的墳前,像小時候那樣坐在她床邊,跟她嘮叨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這些話不能與任何人分享,自己說出來後會好受一些。

兩個孩子記憶很好,每年來這裡兩回,早就記住了路,帶著顧晚秋去顧朝東的墳前,然後熟稔的叫厲謹行把香燭紙錢貢品準備好。

顧晚秋看著兩個孩子逐漸靠近了那塊墓碑,她忽然停下腳步不敢靠近了。

直到後邊的厲謹行提著袋子來到她身旁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走啊,站在這兒做什麼?你不是很關心你爸嗎?”

顧晚秋扭頭瞪了他一眼。

恨意不減,但仔細看她眼底深處也有懼色。

“你在害怕?”厲謹行說話直來直去,冇有拐彎抹角,“你在怕什麼?”

顧晚秋也在問自己,她到底在怕什麼?

幾年前醫生告訴她,她的大腦受過創傷導致失憶,想要強行恢複記憶的話,大腦會承受不住,引起劇痛,嚴重的話,大腦會再度受損,嚴重的中風或者變成植物人都有可能。

當時給出的建議是安心修養,不要想著恢複記憶,因此宮擎還給她請了心理醫生,每天吃藥穩定情緒。

那就冇有恢複記憶的可能嗎?

還是有的,隨著時間修養,腦子裡的淤塊會慢慢散去,她的腦海裡會出現記憶碎片,強烈的記憶碎片能讓她感覺到熟悉,換個解釋,越是接觸熟悉的東西,記憶碎片越多,慢慢的她就能恢複記憶的,但任何事情,不要強求,想不起來就算了......人活著就好。

那要怎樣熟悉的人和事,才能夠勾起她那段消失的記憶?

宮擎夠熟悉吧,從小就認識。

厲謹行夠熟悉吧,一塊兒長大,還是害她的仇人......

可這些都冇能讓她全部想起來,頂多就是那股熟悉感被輕輕的撩動了一下。

心理學上講,如果人一時間發生了自己無法接受的過度負麵的情緒,大腦自己會開啟一種自我保護模式,防止自己直接崩潰甚至死亡。

那麼她想不起來,隻是因為她的大腦不願意恢複罷了。

顧晚秋來到墓園是害怕了,她是怕她想起那些不堪痛苦的記憶。

她慢慢跟著厲謹行來到墓碑前,看著有些歲月痕跡的墓碑,從上麵的照片移動到豎著的幾行字。

“顧朝東之墓”

照片也陳舊了,上麵帶著厚重的灰塵,顧晚秋想要蹲過去擦拭卻又不敢。

看到爸爸的墓碑,她會恢複記憶嗎?

倘若記憶,真的如厲謹行說的那樣,一開始錯的是她,是她先對不起他,那她該怎麼麵對厲謹行?

倘若,宮擎真的騙了她,那她又拿什麼來救贖自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